上个月,一瓶“麦卡伦1926年”又被推上了苏富比拍卖会,不出意外,价格再创新高,达到218.75万英镑,约合1965万人民币。

麦卡伦1926年

算起来,这瓶酒的年龄已经97岁,要是换成人类,估计老的都快没人样了。

价钱是大摩18年的1万倍;格兰菲迪18年的2万倍……

97岁的酒比18岁的酒更好喝吗?味道比他们鲜美1万倍、2万倍吗?

把这种“神酒”的美味吹上天,也没人知道。

因为没有人会买回家,打开喝一口。

这种产品,已经远远脱离了酒的属性,更多是一种金融产品。

这种产品不断在买家和卖家手中转来转去。

卖家当然喜欢买家越多越好,但买家成全了卖家之后,估计卖家会内心窃喜,并暗骂这个买家。

当然,这时候,卖家就会想起上一个卖家,那时候别人也是这么看他自己的吧?

一种威士忌,价格不断高涨,除了品牌、稀缺性之外,还与潮流与趋势有关。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调和威士忌的天下,皇家礼炮是尊贵的象征;

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后,单一麦芽威士忌开始成为趋势,价钱也是水涨船高。

麦卡伦已经等同于威士忌行业的劳斯莱斯。

这几年,随着人们越来越追求极致,单桶威士忌价钱更是扶摇直上,就连主打单桶威士忌的IB厂商的酒,价钱已经开始与OB厂商的不分伯仲了。

可是,单桶、单一麦、调和威士忌味道的差别,真的有价格差别那么大吗?

还有威士忌的年份。

遥想当年,18年的威士忌,已经快属于顶配了。

但是这些年,人们越来越沉溺于对年份的追求,18年已经沦落到了基础款。25年、30年、40年……已经屡见不鲜。

对于厂家来说,一般会推出一些顶级款,其实就是利用消费者心理,起到一种价格锚定的效果,死贵死贵的,不仅赚足了眼球。而且这时候,你会发现主力款的价格“只有几百几千”,似乎不那么昂贵了。

最近参加了几个酒友会,发现越是年轻的一代,现在基本只喝大品牌威士忌和小众威士忌,麦卡伦、大摩、格兰菲迪、高原骑士、巴布莱尔、克里尼利基……

二三百元的威士忌都不在他们眼中了,很多时候都是千元价格起跳。

难道自己已经落伍了吗?


一款威士忌一旦成为社会追捧的潮流,价格就是扶摇直上,显然不是因为制作成本提高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我们喝威士忌,如果想要高性价比,其实完全没必要追随潮流,找到自己合适的就好。除非家里有矿。

每一种酒,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特点和个性,找到你喜爱的就够了。

威士忌的美好就在于都能给我们带来美好的记忆和回味,就像苦乐交织的人生。

世上美女千千万,这个不行咱再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