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啤酒领域的“扛把子”华润雪花推出高端系列啤酒“醴”,一盒两瓶装,定价999元/盒,也就是说单瓶啤酒差五毛钱500元。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华润啤酒CEO侯孝海表示:“醴在啤酒行业没有对标的产品,但醴与茅台同桌一点也不违和。”

在侯总看来,中国的大环境迎来“百年未有的大变局”;Z世代消费人群崛起,他们一出生就有着很强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他们认为中国很多产品是世界最好的。

因此,中国高端啤酒市场未来的主角一定是中国品牌,但他同时表示,并非国际品牌会无所作为。

也就是说,未来高端啤酒市场,或将硝烟滚滚。

对此,有网友评论称:“泡沫太大了,喝不起。”“我不配买醉。”


在“醴”推出之前,消费者对于雪花啤酒的固有认知就是便宜,性价比高。

超市里,随便一听330ml的雪花啤酒售价也就在2块多的水平,整箱装都不会超过70元。基本属于老百姓喜闻乐见“喝点就喝点也不咋心痛”的价格。

据说经济型啤酒的销量占比虽然目前仍然过半,但已经出现下滑趋势。

东北证券认为,未来经济型啤酒的占比将持续下滑,中端啤酒将取代其成为各大厂商的销量支柱。

中信证券认为,中国啤酒高端化拐点已至,这既是啤酒行业发展的必然阶段,也是反复博弈后啤酒龙头公司的必然选择。

也就是说,出于提升毛利率的考虑,众啤酒厂家正准备放弃“低端用户”,把重心“从经济型啤酒上转移到中高端啤酒,持续引导啤酒产品结构升级”。


这让人联想到安徽毛坦中学,它被称亚洲最大高考工厂。

本来,“亚洲最大高考工厂”作为一种现象的存在,它包含着无数当事人最基本的期许:高考的公平、公正、公开,比如教育资源能有均等地分配。

比如高考录取不存在地域性歧视,比如高考本身不存在黑幕等等。

从高考制度本身来看,这依然是目前最公平的考试制度,而从当下最真实的现实来看,“高考改变命运”,依然是许多考生必须得仰仗的人生路径。

然而,现实总是啪啪打脸的。

根据官方数据显示,毛坦厂镇每年的财政收入其中95%是由毛坦厂中学带动的,而且一年的营收能高达6亿元以上,让很多上市公司都望尘莫及。

与此类似的是河北衡水中学。与其合作的第一高中教育集团,目前在中国民办教育当中排行第三,最近赴美上市成功。

第一教育集团宣称:企业的天职是盈利,民办高中也不例外。

类似的消息令人不安,让人们不禁发出疑问,教育资本化的闹剧何时休?



所幸的是,其成功上市之后,被资本市场好好地教育了一下,股票在第一天就跌破了发行价,并且持续走低。科德教育也是在发布收购毛坦高中后,股票持续低迷。

教育不同于啤酒,应当是一种事业,而不是产业。

虽然从单项来看,华润雪花推出高端系列啤酒这事儿,对于不怎么喝啤酒的人群来着,似乎这也没有什么,正所谓“关我屁事”。

但从更大的视角来看,这里隐藏着一种社会集体思维方式的转变,眼光向上移,余光向钱看,或将成为一种风向。

当所有人不得不喝“高端酒”,接受“高端教育”的时候,便是社会显失公允的时候。

有的时候,效益优先;有的时候,还是需要兼顾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