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自2010年,中国白酒业正值白酒行业发展的“黄金十年”, 酱香酒也借助这股东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不过市场也并非一帆风顺,在短暂的爆发后,酱香酒归于沉寂。但酱香酒热很快又迎来从2017年前后开始重新冒头到2019年的第二波再次全面爆发——酱香酒产业开始百花齐放。

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遇、大风口,也催生出后续很多酒水品

360截图20230829095824091.jpg

牌的乘风破浪,而钓台御品就是其中的一匹黑马。持有“钓台御品”品牌的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但真正上市杀伐已经是2021年,彼时正值新冠疫情,在很多酒水品牌都选择蛰伏之际,钓台御品高举高打,重磅打造了钓台御品系列产品,旗下产品有钓台御品(龍尊酒)、钓台御品(昇甲酒)、钓台御品(華庭酒)、钓台御品(世樽1774)、钓台御品(东方御宴)等,力争打造贵州酱香酒产业发展领航企业。

大手笔的出击也在当时征服了白酒渠道的大商们,一时之间签约不断,据当时媒体争相传播的消息,仅2021年上半年钓台御品就已成功签约15.8亿之巨!钓台御品和其幕后的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时风光无二。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盛极一时的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当年年末就迎来内讧——钓鱼台生物科技公司董事会成员为许文海、赵建斌、王福柱三人,其中许文海为董事长、王福柱为副董事长、赵建斌任董事兼总经理。2021年末,正值公司已经步入发展的上升通道,但董事长许文海与总经理赵建斌却直接反目——当年12月12日召开的董事会上,赵建斌被同意辞去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职位,董事长许文海借董事会决议要求赵建斌将代钓鱼台食品公司持有的11%股权由食品公司或其指定主体完成股权转让及股权转让工商登记变更工作。而由于对这一董事会决议赵建斌并不认可,随后发起法律诉讼,这也使得钓台御品的内讧走上公众台面。


此后法院裁定“关于王福柱和赵建斌代食品公司持有的22%股权处置的内容,不属于董事会职权范围,不宜在董事会决议中处理”,算是为赵建斌找回了公道,但也导致了钓台御品内乱加剧——本身疫情的持续就给了全国的酒水渠道商巨大的经营压力,销售难以为继,而一年前才开始上了钓台御品“快艇”的大商面对钓台御品的内讧顿感不妙,直接开始了低价抛售,引发了渠道踩踏,下游经销商苦不堪言。即便如此,消息人士称钓台御品渠道中的库存仍高亿元之巨,短期内仍将无法消化。

但事情还没完结。7月23日人民法院公布的钓鱼台食品有限公司诉被告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第三人赵建斌、王福柱、众创时代蓝天云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华东国际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川远东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公司解散纠纷,再次将钓台御品的内讧推向剧终——钓鱼台食品有限公司的终极诉求为:判令依法解散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而无论最终判决结果如何,对于钓台御品品牌来说都已经注定了悲剧性的结局,也必定引发流通渠道的进一步崩塌……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摘自《桃花扇·续四十出·余韵》

辞话虽短,但却已能概括钓台御品从爆发到陨落的短暂历程,但更让我们震惊的是其以黑马之姿跃然出众,在疫情困袭之下仍逆市杀出,最终却因内乱而卒然崩溃于市。不过伤害最大的仍将是尚未解决库存中的渠道商们,面对已经塌房的品牌,砸在手上的货已经全然没有出路。而对于已值此波酱香酒热潮退潮之时的酒水行业来说,钓台御品也将加速行业的淘汰和洗牌。